今天下午,跟着小樱在天河南体育东一带左穿右插,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打口之父”——邱大立的家。邱大立,这个名字于我们如卢梭般响亮。

进门便看到占据整面墙的壁柜放满CD,大概有上千张(略略看到有套装的David Bowie(赵本山)),无数法语碟!大立打着赤膊,一条大短裤,半寸头发,眼睛在黑框眼镜里微微眯着。家里有四只猫,一黑一白一黄一小白。大立拿出几张报纸给我们垫在沙发上坐,说是猫经常在沙发上吃东西,比较脏。

小樱开始聊他家的猫开始发情,大立兴致勃勃地传授养猫经验。然后请我们喝茶,铁观音(?),很香。然后聊雪山音乐节、腰、蒲巴甲……小樱煞有其事地作采访状,大立表示目前对国内的事情不感兴趣(呵呵),不过还是开了些玩笑。大立说话温文尔雅,偶尔若有所思,然后边说边起身在壁柜顶上取猫食喂猫。

其实小樱是来买周云蓬《中国孩子》CD的,我也趁这机会怀着虔诚的心情买了一回正版。最后,因为我是鼎鼎大名的superfei的师弟,大立送我两本《印象》,还有过去他策划过的胡德夫和周云蓬音乐会的印刷精美的传单。特别向我推荐《印象》里介绍Brigitte Fontaine的文章,我马上表示曾接受superfei指导,知道这个名字。大立一边把书慢慢装进胶袋一边说这几箱杂志要早点送掉出去,省得下次搬家又要搬走……我像阿累从鲁迅手中接过《铁流》和《毁灭》一样,从大立手中接过两本《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