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音乐未来路在何方?

关于“数字音乐”的话题,上半年经过雷声大雨点小的“收费”讨论,以及各大数字音乐平台一轮轰轰烈烈的上线,最近除了星星点点的行业评论和盘点,鲜见有实质性的更大动作。

实际上,经过几个月的版权“争霸”,各大平台都已经进入了版权引入循序渐进的阶段,可谓“蓄势”完成。然而,下一步要怎样走,即怎样把已有版权的数字音乐转化为收益,却显得略为不得其法,又或者各施各法。有的推出了“音乐人”项目,希望通过音乐人本身来带动数字音乐消费;有的玩起了“DJ”,希望借助业内人士的耳朵,从浩如烟海的曲库中甄选出优秀曲目推荐给乐迷;有的甚至借助乐迷群众的力量,让乐迷自己把曲目打上标签或者制作歌单……

然而,在先行已久的国......

言多必得——双语思考更明“智”

语言VS思维

语言与思维是相关的,语言能够对人们的思维结构和认知产生影响。

记忆是大脑的“内存”,负责信息的加工整合。如果提取到工作记忆中的信息的表达方式不利于对该信息的操纵,信息处理就会产生困难,从而影响思维和认知。

如果语言比较丰富,那么相关信息的表达和存储就会比较丰富。这些知识提取到工作记忆系统中时,就会有助于认知。

语言是符号系统的一种。所有的符号系统在理论上,都会对大脑的思维结构和认知产生影响,而且其中的原理和机制也是大致相同。一个好的符号系统可能更直接、更直观、更有利于信息的加工和处理。

如果母语中对某一件事物没有作出较为细致的区分,而另一门语言却作了区分,那么,当人们在学习了......

不亦阅乎!

“I have my books, and my poetry to protect me.”

——Paul Simon "I Am A Rock"

昨晚从东莞出差回来从开发区坐28路在广工五山校区站下车,过天桥在龙口西尽头的地摊上买了一本盗版十块钱的梁文道的新书《读者》,然后游荡到宜家再买了一盏工作台灯和一小瓶迷你装柠檬味vodka。

这番铺垫于是便有了今晚的悦读。一盏台灯,书摞在阅读书架上,解放了的双手可以一手拿vodka一手夹烟,一边小酌一边吞云吐雾地笑读这本充满睿智和漫不经心的批判的书话。当然,这是“PG-18”级的阅读方式,非常不健康,请各位小朋友不要尝试。......

第一印象

今天下午,跟着小樱在天河南体育东一带左穿右插,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打口之父”——邱大立的家。邱大立,这个名字于我们如卢梭般响亮。

进门便看到占据整面墙的壁柜放满CD,大概有上千张(略略看到有套装的David Bowie(赵本山)),无数法语碟!大立打着赤膊,一条大短裤,半寸头发,眼睛在黑框眼镜里微微眯着。家里有四只猫,一黑一白一黄一小白。大立拿出几张报纸给我们垫在沙发上坐,说是猫经常在沙发上吃东西,比较脏。

小樱开始聊他家的猫开始发情,大立兴致勃勃地传授养猫经验。然后请我们喝茶,铁观音(?),很香。然后聊雪山音乐节、腰、蒲巴甲……小樱煞有其事地作采访状,大立表示目前对国内的事情不感兴趣(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