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ly reading articles under 翻译

福柯是个什么样的老师?

巴黎 米歇尔·福柯广场,摄/阿黛

吉约姆·贝隆:文学博士,著有《话语的焦虑——巴特和福柯在法兰西公学院》(格勒诺布尔大学文学与语言学出版社,2012年)。

本文原载于《人文科学》2014年5-6月,第19期特刊16-17页。

翻译/Finikz,校对/阿黛,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思想史札记】(微信号:sixiangshizhaji)

在课堂上,福柯寻找他的角色。他不愿化身为威严的导师,但他也不喜欢1968年后混乱和平等的氛围。

对米歇尔·福柯来说,教学意味着什么?

他在两种需求之间左右......

让-吕克·戈达尔:“幸运的是我们有书籍和电影”

Jean-Luc Godard: "Heureusement qu'on a les livres et les films"

采访人: Pierre Assouline 原文发表于《快报》(L’Express),1997年5月1日.

翻译:张凤鸣 (Finikz),译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 beinggeneration

--戛纳电影节五十周年,对您来说有什么意义?

--我不在乎。我不欠它什么。我也从没在那里得到过什么。然而,我经常去。拍了新片子可以拿去那里让人知道。但如今,电影节就像牙医大会。演讲、鸡尾酒、大餐、宴会、市长、市长的老婆……如此沉闷却如此流行。......

叙述的秩序和无序

阿兰·罗伯-格里耶 [《旅行者》](http://book.douban.com/subject/6831049/),湖南美术出版社,2012年

发表于1978年

翻译:张凤鸣 (Finikz)

像我的同事阿尔米拉和芒迪亚格那样,我没有准备要发言。我预料一旦发言将会引起一场争辩。

他们给了我《叙述的秩序和无序》这样一个题目,但是我想和今天早上说到的愉悦主题联系起来。在愉悦这个观念上,我们有点固执。我们都普遍同意,事实上,它是为了表述该目的,但同时又是不能言说的事情,因为......

电影与意识形态

阿兰·罗伯-格里耶 [《旅行者》](http://book.douban.com/subject/6831049/),湖南美术出版社,2012年

原题《金钱与意识形态》,发表于1976年2月26日《世界报》

翻译:张凤鸣 (Finikz)

由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组织的电影回顾展把一个旧争论又带到了眼前:是否应该在体制内拍摄电影?

对电影回顾展的主要负责人彼得·库贝卡来说,答案很简单。他说:“真正的电影,那就是我们。”这个“我们”暗指所有避开商业发行的人,同时从而也排除......